棠棣棣棠

形消骨毁,大梦一场。

【孟婆*判官】单恋

“你长得真可爱,叫什么名字?”

“你又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终日以泪洗面。要不是为了照顾我,大概会和追随他而去吧。”

“他们说,你这里有一味草药,熬成汤后服下便可断七情绝六欲,昨日种种昨日去,你可以把它给我吗?”

“你要试试吗?”

“我、我有不能忘记的人。”

... ... ...

“你长得真可爱,叫什么名字?”

“牙牙”

“你是谁?”

“我、我叫...我叫孟婆。”

“你还记得?”

“你说话真有趣,我难道应该忘记?”

“不、不是,你打算干什么去?我们做个伴如何?”

“我啊,我想找个人,可我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但他应该是喜欢紫色的。唔,你这汤好香,可以给我盛一碗吗?”

“这可不行,这汤啊,会让人失忆哦。”

“哇,这么厉害的汤叫什么名字?可以教我怎么熬吗?”

“它还没有名字。”

“那就叫孟婆汤吧。”

“好。”

... ... ...

“牙牙,我在阎魔大人的宫殿上,看到他了。”

“你和他相认了吗?”

“他,没了眼睛。”

... ... ...

“阎魔大人,您法力高深,能不能送给他一双眼睛?”

“傻姑娘,法力皆虚妄,无中生有之物没有实体,我,无能为力。”

“您不知道,他从前有一双多好看的眼睛,看着你笑的时候,像是把天河的星星揉碎了装进眼眶一样。”

“也不是没有办法,世间万千法则,说到底,不过以物换物。凡人之瞳,沾欲带情,可以用但每隔六节气需更换一对;恶鬼之瞳,邪气丛生,会扰人心志;仙人之瞳是最好的,然诛仙必遭天谴。”

“阎魔大人,您会换瞳之术吗?”

“我不会,但有一个人会。”

“谁?”

“你的好朋友,牙牙。”

“唔,这样啊。”

“傻姑娘,你喜欢他。”

“不,我爱他。”

... ... ...

“彼岸花开了。”

“是吗,倒是没有花香。”

“黄泉无香。”

“今天有魂魄要判吗?”

“不多,已经定了功过。”

“那我们去闻闻花香吧。”

“好。”

... ... ...

“这是梨花香,三月春至。白色的花,酿出一坛清亮亮的酒,喝多了也只是一场大梦,头不会痛。”

“这股荷花香是夏天的味道,粉嫩的花、碧绿的叶。这儿的醋鱼最有名了,你一定得试试。”

“桂花香代表秋天,金灿灿的。喏,尝尝这块桂花糕。”

“裹挟着寒意的梅花最香,是人间的冬天,红梅星星点点,好看极了。”

“还有白色的云,蓝色的天,碧色的水,绿色的草...你会看到的,我一定会让你看到的。”

“你、哭了吗?别哭,我没事的,听你说我就想象得到那万紫千红的人间胜景。”

“你还记得活着的时候的事吗?”

“太久了,早就没印象了。”

“我们,回去吧。”

“好。”

... ... ...

“不行,你不是一直最怕痛的吗?换瞳必须先把你的眼睛从眼眶里剥离出来,你已经是神格了,这种伤及仙体的痛会镌刻在灵魂里,让你生生世世的钝痛。”

“我已经长大了,不再怕痛了。”

“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还能记得他呢?”

“牙牙,帮帮我吧。”

“那你以后不想再看颜色了吗?你不是最爱看花看云看风看雨了吗?”

“不打紧的,我已经记住了。”

“你、你真是...”

“牙牙,帮帮我吧。”

... ... ...

“阎魔大人,是你用法术治好了我的眼睛吗?”

“...你以后为冥界工作要更加卖力啊。”

“自当尽心竭力。”

... ... ...

“哎?你这个人怎么都不会笑的啊?算了算了,你还是别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真是一座冰山...真无趣。”

“上次给你抓的那个山童怎么样?还有那只鸟,是不是吵得你睡不着觉,哈哈哈”

“牙牙,走吧。”

“阎魔大人,你知道梨花最适合用来做什么吗?”

“哎?你说话了?梨花吗?不知道,冥界种不了凡间的花,怎么啦,你很喜欢梨花吗?”

“没事,在下真是个混蛋。”

... ... ...

“明明是你治好了他的眼睛,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牙牙,他爱她呀。”

“真是个傻姑娘。”

我知道情之一字不可勉强,只是有些遗憾。从此三月春盛,西湖池畔,金桂飘香,寒梅斗雪...我都,不能再陪你看了。

“走吧,去卖孟婆汤了。”


评论
热度 ( 5 )

© 棠棣棣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