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棣棣棠

形消骨毁,大梦一场。

【gs】图书馆

还是小故事。

琴哀过去的小片段。

一匹狼和一只猫的故事。

-------------------------------------------------

宫野志保最近心情不好,哪怕昨天才跟姐姐明美见过面还是掩盖不了她周身不断发散的负能量。

她是个科学家,没什么能比实验失败更让她感到挫败的了。快半个月了,一款由她主导研发的新型麻醉剂中某一分子的不稳定性带走了太多小白鼠的生命,研究所里那帮倚老卖老的学究真正的本事远不如在那位先生面前吹嘘的那样,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琴酒会说话,不是高的那个,是她新养的流浪猫,黑猫,罕见的绿色瞳孔,可爱极了。

组织的触角伸向各个领域,数据库里有不少一手的研究资料,志保翻了几天都没找到想要的资料,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去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碰碰运气。

已经入冬了。

志保很少出门,对天气变化不敏感,再加上这世界上的女人和北极熊都不怕冷,清凉的冬装让她从研究所里出来瑟缩了一下脖子。

唔,真的很冷,她心想。

研究所是建在郊外的,很难拦到出租车,平时出行都有琴酒的保时捷代步,再不然就是她的哈雷。可今天琴酒被那位先生叫去谈任务了,而这个天气要是骑哈雷,估摸着还没到目的地已经被冻成一根冰棍了。

上帝保佑,让我赶紧找到一辆出租车吧。她往手心呼了口气,裹紧了身上的大衣,默默祈祷。

一辆雪佛兰C-1500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缓缓拉下,一个见过的陌生人,好像是叫诸星大,姐姐的男友,他们昨天刚见过面。

“志保小姐你好,我们昨天见过面了,你是准备外出吗?我想我应该可以载你一程。”诸星大很有礼貌,只是他出现的地点未免有些奇怪,一个地处偏远负责制作药品包装盒的工厂似乎和他的工作不太吻合。

志保没有说话,她看了他两眼,他周身散发的危险气息简直可以和琴酒媲美,而她,不想惹这种麻烦。

她绕过黑色的雪佛兰朝路边走去,没有对他到访的目的表露出一丝好奇,也显然没有和他深交的打算,是个很小心的人,赤井秀一笑了笑,没再强求。

宫野志保今天的运气还算不错,路上正巧驶过一辆的士,她上车朝图书馆靠近,盘算着下次和姐姐见面一定要提醒她当心那个男人,那是一匹蛰伏等待猎物的豹子,她感觉得到。

志保在图书馆检索了一本名字就占了半个封面的书,上面随意排列的分子形状已经体现了它的内容。她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了上去,像是回到了美国那段久违的读书时光。

国立图书馆的暖气打得很足,志保脱下了大衣,她很久没睡觉了,英日混血的白皙皮肤比往常更加苍白,专注地看了两个多钟头后,每个英文字母都蹦出了纸面在她脑袋里打转,接下来的阅读一定是低效的,她决定合上眼休息一会儿。

于是,当琴酒找到她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

茶色中短发的姑娘头枕在手臂上正在休息,冬天温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身上,她穿得不多,这丫头一直不知道怎么照顾好自己。她现在半边脸暴露在空气中,充足的暖气让这部分的肌肤微微泛红,光照下还有细细的绒毛,像个小孩儿。眼下有浅浅的青紫,血统带来的基因都藏不住她的疲惫,不知道又熬了几个通宵。

他破天荒的叹口气,拿起椅背上的大衣给她披上,这点细碎的温柔在他抬眼看着雪莉隔壁座位正在温书的男孩时即刻淬了冰,冰冷且血腥。那个男孩识相的拿起书离开了那个位子,琴酒随意找了本品酒文化大全就坐上那个位子,等待身边人醒来。

志保睡眠一向浅,没多会儿就睁开了眼,她坐起来,带着点似醒非醒的朦胧眼神看见旁边的位子换了个人,还是那见过无数次的黑色风衣,竟然微微皱了皱眉,表达对这种穿搭风格的不满意。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那不是她熟识的单色穿搭,那就是琴酒。

琴酒敏锐地听觉几乎在她睁眼的同时就察觉到了身边人呼吸频率的变化,他揣着一丝冷笑眼瞅着雪莉的皱眉,这女人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他想着。然后他感觉右臂被轻轻点了一下,雪莉用眼神示意他跟她出去。

两个人还了书走出了图书馆,志保即使已经穿上了大衣还是抵不住馆内馆外的巨大温差,琴酒虽然因为皱眉心情不佳,但看着冷得瑟瑟发抖的雪莉还是把她拖到了自己保时捷的后座,从前座拿了个盒子给她。

雪莉在车上的时候,琴酒习惯和她一起坐后座,要是只有他和伏特加,他会选择副驾驶。

雪莉打开盒子,是Burberry的经典格纹围巾,黑白红的简单款式,顷刻就缠上了她精致的颈项,暖和多了,她猫一般餍足地笑了笑。

“不是组织的人穿得一身黑真的很奇怪,对吧,伏特加。”志保的声音打破了车内尴尬的沉默。

“啊?哦哦是啊。”伏特加不知道后座的两尊大佛发生了什么,只能忙不迭地搭话。

琴酒冷哼了一声,脸部的线条总算柔和了下来。

“你再这样不好好睡觉,会秃的。”琴酒终于开了口。

志保很想回一句:“你才会秃,你全家都秃!”但踟蹰了一下,还是咽了下去,她白了他一眼,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前座的伏特加终于听到他大哥说话了,如获大赦般舒了口气,专心朝研究所开去。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棠棣棣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