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棣棣棠

形消骨毁,大梦一场。

【gs】台风

好像是有台风

上海这边好冷

睡不着的小短篇

一个有关过去的片段

----------------------------------------------

日本在太平洋沿岸,一直是个多台风国家。

夏天来个台风中和一下暑热还不至于让人难以接受,可初秋的十月再席卷一下大地就真的伤透了东京市民的脑筋---无论是突如其来的寒意,还是影响正常工作出行的风力。

琴酒赶巧在台风到来之前出了个差,去美国,处理两个人。

他挺喜欢无视法规的,但不喜欢杀人---某人对血腥味出奇的敏感。可惜每次来这里手里都得沾点血,这次是毒品交易的下线出了点问题。

任务完成后他皱了皱眉擦掉了从尸体胸腔溅出来的血迹。

真是令人厌烦的国家,每一寸空气都是金钱腐朽的味道。他心想。

依旧是一辆保时捷356A,没人知道琴酒到底在世界各地有几辆这个款式的车。反正它们都一个样:通体黑色,结构简单,没有一点累赘的装饰,动力强。还有就是,每辆车的后座都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各种时尚周刊。

琴酒靠在副驾驶座上,点了一根Jiloises,修长的手指翻动着手上的杂志,Prada、Louis Vuitton、Hermes…这些享誉全球的箱包品牌和各种款式的图片透过视网膜传导进他的海马体。

没过多久,不停翻动的书页停在了某个页码,他点了点上面一款棕色的包,雪莉上次在他耳边念叨的应该就是这款。

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回国的班机起飞还有四个钟头。他示意伏特加去最近的购物中心,司机伏特加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没问就调了个头,这种命令是常有的事了。

很快,两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就站在了Prada 的门店里,高个儿的银发男子生人勿近的气质让专业的导购都不敢上前露出微笑递上茶水和糕点。琴酒报了个款式,是今年春季才发表的新款,卖得很好,幸运的是店里还剩下一个。售货的经理似乎有点惊讶男子对商品的熟悉,但出于对他的畏惧不敢表现出来,她快速调出了货物,收钱、包装,一气呵成。

倒是个很爽快的客人。

琴酒到了机场才知道飞往东京的班机因为台风延误了,机场拥挤的人群让他非常不自在,真是该死的天气。

他厌恶无休止的等待,这延误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他打了个电话调出一架小型民用机,让伏特加开车去组织在郊外的机坪。

飞机降落在日本时,不稳定的气流带来的机身颠簸让琴酒不太好受,伏特加也罕见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他还是很尽责地把琴酒送到了研究所,听到大哥让他回去休息才驱车离开。

已经是深夜了,风打在树上带出一地的落叶。虽然组织的科研场所用的都是最好的玻璃和最坚固的建材,还是有没关紧的窗户发出细微的震声。没几盏灯还亮着了,不过琴酒知道,第二层走廊最里面那盏一定还亮着。

机器扫过他的虹膜,轻而易举给他开了门。

志保在做实验,她睡眠很浅,也很少,今晚喝了一杯咖啡,更是清醒了不少,想趁着夜深人静确定APTX的一个关键分子程式,直到她的右肩多了一个人脑袋的重量。

那个人皮肤的温度很低,身上有股清淡的烟草味,苦的,凉的,像是薄荷。他右手抱住了她的腰,左手把一个精美的礼品袋放在了实验桌上。志保看了一眼外包装,因为被打扰而微微冒头的小脾气立刻就消散了。

“想我了吗?”将近20个钟头没合眼的男人声音有些沙哑。

“我比较想你手上的包。”志保微微昂起头,嘴角有一抹淡到几乎看不见的笑。她腰上的手微微收紧,肩上的重量又沉了一些,这次,她连眼角都染了笑意。

“很累吗?”她侧过头,唇轻轻擦过身旁人的脸颊,感觉着他片刻的愣怔。然后她走出身边人的怀抱,拿出挤过一遍热水的毛巾递给他。

他擦了把脸,才觉得迟钝的神经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敏锐,感觉到刚刚怀里姑娘的味道---他该死的迷上了那股淡淡的木质香气。

“处理两个人,不算太累。”他回答了雪莉的问题。

“没用APTX。”鬼使神差的,他又补充了一句。

志保的心情更加好了一些,即使是将灵魂出卖给魔鬼,手上沾染的鲜血能浅一些也是好的。

她往烧杯里倒了一些清酒,点了一个酒精灯加热了十五秒,面无表情地递给了琴酒。

他很喜欢她佯装不在意的体贴,他接过酒,仰着头就是一杯,温暖地包裹着舌尖,又炙热地划过喉咙,灼烧着空无一物的胃部。

也许是空腹饮酒易醉,又或许是今夜的气氛易醉,他显得更加危险。

他打横抱起雪莉,走向实验室内的小房间。志保有些脸红,她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她不知道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如果真的有上帝,请原谅他的满手血腥,或者,请撒旦允许他们共同沉沦。

嗯,我有点想你。

台风过去,是一个天明。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棠棣棣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