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棣棣棠

形消骨毁,大梦一场。

【gs】极夜

我想,对于gin和sherry而言,其实两个人都是彼此的光,在完全是黑暗的人生里指引着对方不要迷失。就算sherry自己认为是深海黑暗的角落里阴冷的鲨鱼,但她对gin而言,应该是天使一般的存在吧。

-------------------------------------------

耳边是子弹划过枪膛,穿破夜风在空气中来往的声音。仔细听的话,还有地下室传来的爆炸声。

是武器库被FBI捣毁了吧,Gin想。他靠在墙边,左手拿着意大利伯莱塔92F,右手掏出一根烟,点燃。

现在呆的这个实验室在总部最靠内的位置,一路上的虹膜扫描仪和各种机关也够那些警察浪费点时间了。

Vodka已经死了,Chianti和Korn应该早就被他们找到了位置,只剩下自己了,这次可能真的劫数难逃。

其实死不死对于Gin而言没什么所谓,他和那位Boss不一样,对返老还童、长生不老之类的东西没兴趣,犯罪不过是他给无聊的生命找到的乐趣罢了。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没能再看一眼他的小猫咪。

Gin深吸了一口烟,闭上眼睛,就想起那双冰蓝色眼睛,是他的小姑娘---Sherry。

可能是意识到再不想她,以后就没机会了。那些被他曾经努力克制的思念都在此刻快速地膨胀,填满了他意识的每一个角落。他知道她没死,只是自己好久没见到她。

他们第一次见面,她才11岁。一身白裙子,拖着一个不算大的、装着她全部家当的行李箱在成田机场孤零零地站着。他在Boss那里看过照片,一眼就认出了她。阳光透过机场的玻璃照在她的身上,Gin远远看过去,觉得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应该就是那般模样。

他碾灭了手上的香烟,走到她身边,只说了一句“走吧”,这个女孩就坐上了自己的保时捷356A。

真好骗,他心想。

她自此进入了他的生命,成为了他这一生唯一的光。

她的射击是他教的,她天赋很高,半个月就能枪枪正中红心,如果不是这般好的脑子,就身手而言,也会是好的杀手。还是算了,她善良又倔强,他会为她承担那些黑暗和血腥,她是他矜贵的猫,只应该拿来宠爱。

在自己杀了宫野明美以前,他们的关系其实不错。每次去国外出任务,他都会帮她带最贵最新的包,她则是负责两个人的伙食,虽然厨艺并不算太好。

他们都孤独且傲慢,在漫长的七年时光里,身边只有彼此,互相照顾和扶持,她依赖着他,他爱着她。

如果没有那次任务就好了,如果不是自己下手就好了,如果能不让她知道就好了,这样他们就可以安静地待在一起,她做她的实验,他杀他的人,偶尔因为在实验室抽烟被她唠叨两句,也可以在她生理期痛的时候把她拥在怀里,轻抚她的背,分担她的痛。

可惜,没有如果。

后来的事情也就是那样,他完成了Boss的任务,她因为姐姐的死去憎恨他并且拒绝继续实验,组织对她失去了耐心,她吃了自己研发的APTX-4869变小逃出了毒气室。然后他要她的命,她想看他死。情人反目,不过如此。

“砰!”熟悉的声音,随后是右肩传来尖锐的疼痛感,Gin被迫终止了回忆,他睁开眼,朝子弹射出的方向看去,记忆中的脸慢慢和现实重合,是Sherry,她果然知道自己躲在哪里。

“你的枪法退步了很多。”他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你还欠我一句对不起。”灰原哀,此刻是宫野志保的Sherry盯着黑暗中那个忽明忽暗的烟头,放下了枪。

“如果我不说的话,你会杀了我吗,Sherry?”Gin笑了笑,死在你手上,那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了。

“你明明答应过我,不会杀她的。”宫野志保看着这个保护了自己七年的男人,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枪。

“杀手的话是不能信的,Sherry,过来。”Gin丢掉了爱枪。

宫野志保行走在夜色里,一步一步离Gin更近,她一点也不担心他会杀她,杯户酒店的天台上,她离他那么近,他都没有要她的命。

Gin一把拉过近在咫尺的宫野志保,紧紧地抱住了她,头埋在她的肩窝,嗅着那股淡淡的香气。

“我真的很想你,Sherry。”宫野志保听到他这么说。

眼睛有些痛,鼻子也酸涩起来,他的头发比以前更长了,月光下流动着温柔的光。只有上帝知道她有多怀念这个带着尼古丁味道的拥抱,睽违已久的温暖,她甚至舍不得推开,明明眼前这个人,就是害死姐姐的凶手。只要轻轻叩动扳机,她就能为姐姐报仇了,可是,下不了手,无论如何都下不了手。身体的反应太诚实了,手指僵硬的不像话,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思念。

那不是他的错,他不动手,也会有别的人动手。她这么告诉自己,像是在对死去的姐姐解释为什么不下手。

“你还欠我一句对不起。”她的声音闷闷的,执拗地想得到一句抱歉,给自己一个原谅身边人的理由。

Gin只是把她抱得更紧,他已经听到了身边窸窸窣窣的声响,应该是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

真舍不得她,他握住她拿枪的手,引导着那把枪对准自己的腹部,头侧在她的耳边。

“砰!砰!砰!”三声巨大的枪响,离心力震麻了志保的虎口,她震惊又痛苦,随后就听到身边的人说:“我爱你,志保。好好活下去,我的好姑娘。”

他们仍旧是拥抱着的姿势,只是其中的一个人没了呼吸,Gin比宫野志保重很多,她只能抱着他瘫坐在地板上,被他握着的手已经感觉到了一片黏腻,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浓重起来。

她终于嚎啕大哭起来,为她此后再也无处安放的思念,那种哀伤太沉重了,压得她喘不过气。她杀了他,一个凶手,一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她的爱人和仇人。

警方的围剿随着Gin的死亡宣告了成功,那缕萦绕在每个人心头的黑色气息消弭在虚空中,大家似乎都很开心,工藤终于可以和毛利兰在一起了,秀一也终于可以摆脱冲矢昴的身份。

可宫野志保呢,她再也没有一个装着阳光的瓶子了,人生漫漫,都是极夜。那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心动,自此以后,她只能在回忆里沉沦。


评论 ( 8 )
热度 ( 32 )

© 棠棣棣棠 | Powered by LOFTER